彰化外約-回老傢探親玩東北姊妹花

去年國慶節,我回傢探望父母。回去之前,我跟同事聊天,他們說縣裡色情服務很猖狂,價錢又便宜。我說我們縣窮,恐怕沒這方面的東西。一個同事說,妳們縣肯定有。我心一動——這些年回傢探親,沒刻意往這方面想,保不準真有!前年回傢我在縣政府招待所(賓館)跳過舞,賓館的女服務員並不保守,跳舞時也肯讓我溫香

高雄外約-慧珊姐

慧珊姐看到我時好像有點驚訝,但我那時不知道她在驚訝什麼。過瞭一會,慧珊姐跟我說:「明忠!把腳合起來,我看到你的蛋蛋瞭!」慧珊姐說出時臉都紅瞭起來,我說:!妳沒看過妳男朋友的嗎?」她說沒有。我說:「那我給妳看還不好喔?」慧珊姐低著頭沒說話,那時我以為我把她弄生氣瞭,我們都沈默瞭一會,慧珊姐開口說:「

桃園外約-飛花紅(現代上海白領的淫蕩生活、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) 01-13完

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一、招聘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二、應聘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三、豪宅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四、奸商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五、初歡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六、續歡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七、舊情【現代廣州白領的淫蕩生活】八、

雲林外約-與鄰居美麗少婦的姦情

在外工作兩年多,有朋友介紹對象,隻可惜要麼有錢沒相,有相沒德(感覺太開放,以後不是省油的燈的那種),有的相、德還好,就是腿短身矮,像我這樣對身材還是比較追求的人來講自然也就沒成瞭。沒瞭對象,平日裡也就是工作,和朋友聚餐、KTV,偶爾會M個小姐釋放一下。但找小姐怎麼玩都感覺不是味,還有種擔心的感覺。

桃園外約-猛男VS四個淫蕩女

我,二十五歲,普普通通的上班族,有一個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,過著平平凡凡的日子。但在有一年的過年時,這平凡的生活,起瞭的變化。我女朋友傢裡的人口還挺多的,有一個哥哥、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,哥哥已經結婚瞭,所以還有一個大嫂,我和她們傢一樣,就住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,所以她傢的房間不是很多,就三個